论民族乐队的音准
 
  黄林潜
 
摘 要文章从乐器产生音律的方式入手,对民族乐器进行了分类与研究,进而探讨了民族乐队的定弦音准和演奏音准,同时还为提高乐队的音准提供了必要的方法论
关键词:统一音律  定弦音准  演奏音准  音律分辨法  固定音高乐器  非固定音高乐器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从隋唐时期起就有了比较大型的乐队。历史发展到今天,从小到两三人的乐队,大到几十人、上百人的乐队;从戏曲伴奏乐队到器乐合奏、协奏乐队,乃至民族管弦乐团。可谓形式多样,多彩绚丽。聆听高水平的演奏,或如泣如诉,或慷慨激昂,或细腻高雅,或粗旷豪放,无不给人以美的享受。然而,有的乐队虽演奏同一支乐曲,却无力达到这样的境界。原因是多方面的,但音准问题应该是影响其塑造音乐形象的重要因素。本文就民族乐队音准方面的问题作一研讨,以求与同仁们共同提高。由于民族乐器种类繁多,乐队大小不一,无法面面俱到,这里仅举一些有代表性的乐器。
   
  一、乐器分类
按照乐器产生音律的方式分类,民族乐器大致可分为固定音高乐器和非固定音高乐器两大类。无音高的打击乐器不属本文讨论之列。
     (一)固定音高乐器
此类乐器又可分为绝对固定音高乐器和相对固定音高乐器。
        1、能够固定某种律高,且音高不受演奏技法影响的乐器,为绝对固定音高乐器。如:笙、扬琴、云锣、编钟、编磬等。
2、虽然能够固定某种律高,但音高会受到演奏技法影响的乐器,为相对固定音高乐器。如:琵琶、筝、阮、笛、箫、唢呐等。
     (二)非固定音高乐器
此类乐器不能固定某种律高,其音高全靠演奏者现场把握。如:二胡、板胡、京胡、坠胡、拉阮、三弦等。
   
二、统一音律
       音律统一与否,是民族乐队值得重视的问题。一个演奏员在训练中所养成的律高习惯,会直接影响到整个乐队的音准。因此,首先应从理论上弄明白各种律制的特点,继而按照统一律制进行演奏。我国有关音律的研究由来已久,成就巨大。如“三分损益法”产生的“五度相生律”、古琴徽位上使用的“纯律”和朱载育发明的“十二平均律”等。
        五度相生律的纯五度均为702音分,生律结果出现204音分的大全音和90音分的小半音。我们知道,音程越小其调式倾向性越大,所以对于单旋律为主的音乐来说,更增加了旋律的流畅性与歌唱性。但随调的增加需要不断增加律数,而无法回到起始律。也就无法解决“旋宫转调”的矛盾。
        纯律是在泛音列的第二分音和第三分音之间插入第五分音(称纯律大三度)为生律要素构成的一种律制。因其建立在泛音列基础之上,故对于多声部音乐来说,具有很好的和谐性。由于存在680音分的狭五度(商—羽)和702音分的纯五度等方面的问题,也同样无法回到起始律。
        十二平均律是一种将八度分为十二均等半音关系的律制。虽然对音程的和谐性以及体现音乐风格方面有所影响,但是它较好地解决了旋宫转调的问题,从而满足了音乐发展的需要。
从三种律制的特性不难看出,十二平均律是一种较为理想的律制,应该成为民族乐队音律的基础。事实上,我们已经普遍接受了十二平均律。如改良笙、转调扬琴、琵琶、阮等固定音高乐器的定律和以钢琴为训练工具的视唱练耳教学等。只不过实用中的音律远远比理论研究复杂得多。民族乐队应以十二平均律为中心,并充分发挥非固定音高乐器和相对固定音高乐器的可塑性来体现音乐风格。如推、拉、滑、压,唇口控制、指法控制等演奏技巧。但注意把握好这种音律上的灵活性与变通性。
    
 三、定弦音准
定弦音准举足轻重,如若“差之毫厘”,演奏时就可能“谬以千里”。定弦工作必须一丝不苟,精益求精。
     (一)固定音高乐器的定律
        固定音高乐器是乐队音准的基石,定律至关重要。有些乐器的定律是在生产中一次完成,因此调律者不仅要精通音律,而且要懂工艺制造,还要有良好的听辨音能力。定律时除以十二平均律为标准外,还须考虑其它因素的影响。
        一般来说,体鸣乐器与气鸣乐器受温度的影响比较大。云锣、编钟、编磬等体鸣乐器表现为:温度升高,其频率则降低;反之,频率升高。而笛、箫、唢呐等气鸣乐器则相反,即温度升高,频率也升高;反之,频率降低。在计算、测音时需要统一温度(如20℃),以降低气温方面引起的误差。气鸣乐器还要考虑气息、仰吹、俯吹等演奏方面带来的影响。精确修正“管口校正值”,使音准处于各种因素所造成的“音准误差范围”之中点。
琵琶、阮等有品相的弦鸣乐器在排品时应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1)弦与品的距离不宜过高,最高不超过5mm。(2)品相的高低之间过渡要均匀,用尺子平测不透光。(3)注意琴弦的新旧程度。用新弦排品,日后弹性下降,音准易偏高;用旧弦排品,换新弦时音易偏低。(4)按弦力度适中。(5)配合泛音进行校验,各条弦的音律须一致。
        鉴于笙、扬琴等绝对固定音高乐器的音准稳定性和临时调律的不便性,即决定此类乐器成为乐队的应律乐器。特别是笙,自古就有以笙定律的传统。先秦的宫廷乐队中,笙师享有很高的地位,应律乐器的定律为关键之关键。
        调律时,首先定出标准音;如果乐队中有编钟、编磬等不便调节音高的乐器,则应参考此类乐器定出标准音。然后,将中音区的一组音作为基准音组,按照大四小五(±2音分)的原则调至十二平均律;若不能回到起始律,则重新调试,最好使用测音仪器,做到视听结合,准确分律。最后,再按照基准音组把高音区和低音区所有的八度、复八度音调纯正。
笙在调律时,一是注意温度和湿度的影响,二是及时解决因“游簧”造成的吹吸音高不一致的问题。扬琴在调律时,注意将单音组中的同度音调纯正。古筝的调律,因受面板、琴马等方面应力变化的影响比较大,需反复平衡,仔细校调。
      (二)乐队的定弦
         1、准备工作
      (1)打开乐器,让乐器适应场地气候片刻。
      (2)自行将弦乐器先大概定至标准高度。
      (3)吹试管乐器,使其“醒管”。
      (4)检查应律乐器是否准确。笙在气温过低时应使用“自控温度电笙斗”或其它方式加温。
附注:“自控温度电笙斗”系本人70年代的科研成果,它解决了笙在低温中演奏时因簧片上水所引起的发音迟钝、跑音及簧片脱落等难题(见《乐器》1984年第三期本人《自控温度电笙斗》一文)。
        2、定弦
        乐队一般按笙定弦,没有笙按扬琴定,没有扬琴按筝(散音)或其它固定音高乐器定。定弦从以下几个方面做起:
      (1)定弦按照一定程序进行。如按照拉弦乐器组--弹拨乐器组--吹管乐器组--打击乐器组顺序;每组乐器先定高音乐器,后定低音乐器,一件一件地定。
      (2)做好组织工作。及时排除人声、音响等声源的干扰,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地进行。
      (3)切忌大动。定弦时仔细聆听,辨定高低后再调;接近标准音时“切忌大动”,否则永远调不准、稳不住。
      (4)提高音准稳定性。弦乐器由低调高或由高调低的幅度较大时,由于应力的作用很快还会跑音。定弦时可适当调“过”一点儿,等一会儿再调。新上的琴弦应适当用力按、拉,以消除部分应力的影响。
      (5)多测几个音。绝对固定音高乐器的每一个音都要校对,做到音律一致。对于琵琶、阮、笛子(可调节)、唢呐等相对固定音高乐器,除定空弦、筒音外,还要测定一两个指位音中的主音,并兼顾其它各音。板胡、二胡、拉阮、三弦等非固定音高乐器定弦时,也应找一下主音的位置,这样有便于演奏时把握音准。
      (6)统一把关。应律乐器演奏者应努力提高听辨音能力,进而帮助把握整个乐队的音准。亦或统一于一位听力好的同志。
      (7)注意把握高低音乐器的偏离量。实践中高音乐器有偏高的倾向,这是听觉上客观存在的一种音高向上性,即听感审美要求。考虑这一因素时,高音乐器可适当调高一点儿,低音乐器适当调低一点儿,但必须把握“度”的问题。具体的偏离量可参考钢琴律的绝对音高值(见《乐器》1995年第二期本人《音准仪在钢琴调律中的应用》一文)。
      (8)试奏。整个乐队定完后,齐奏一个或几个主音以及音乐片断听其效果。发现问题及时校调,直到满意为止。
      (三)介绍几种音律分辨法
1、拍音分辨法
        拍音分辨法是根据两个同时发出的音在单位时间内所产生的拍音的多少,来判断音律准确度的一种方法。五度相生律以四度、五度、八度(包括同度)无拍音为准;十二平均律以四、五度每秒钟大约一个拍音和八度无拍音为准。这一方法简单可靠,不仅可以用于固定音高乐器的调律和排品工艺,而且可以用于乐队的定弦。十二平均律四、五度的拍音分辨法在弹拨乐器中应用比较容易分辨,用于其它乐器有时则不大容易分辨。这时可以先按照五度相生律四、五度调至无拍音后,再按照“大四小五”微调至十二平均律。
        乐队的定弦一般为同度或八度,只要调至无拍音即准。但音色相接近的乐器比较容易分辨,而差别较大的乐器则不易分辨。不过只要坚持训练,还是能够较快地掌握,且受益无穷。拉弦乐器在应用拍音分辨时,应拉长弓、慢弓,音量保持均衡,注意细微变化。
         2、音色分辨法
当两个音相差甚微难以分辨高低时,往往音色明亮的那个音偏高,音色暗淡的音则偏低。人耳在一定范围内也有“盲点”,有时虽然感到音不怎么准,但却不知道孰高孰低,这时可以用音色进行分辨。音色分辨法适用于同度音也可用于八度音。
         3、临时标准分辨法
方法是把被调的音和参照的标准音这两个相差不多的同度(也可为八度)音,临时以唱名“do”和“si”加以分辨。如果感到被调音是“do ”,而参照音为“si”,则说明被调音高了;反之,如果感到参照音是“do”,被调音是“si”,则说明被调音低了。当然也可以临时以“fa”和“mi”、“la”和“升sol”、“do”和“升do”等其它唱名音加以分辨。
         4、共振检验法
共振检验法是利用沉音列共振原理,检验不易听辨的低音弦音准的一种方法。可用于筝的几个最低音和大阮、大三弦、拉阮等低音乐器低音的定弦。理论是把最低音看作是其上方八度音(其它琴弦)的第一“沉音”,或者是其上方两个八度音的第三“沉音”。当演奏八度音时即引起低音弦的共振。检验时,用左手指轻浮于低音弦上端,右手弹奏或拉奏另一根弦的八度音(该音为空弦音或准确的切把音)。如果音调准了,会明显感到琴弦在振动;若不振动或振动不明显,说明音不准。检验的标准为是否达到了共振峰的最大值。
5、泛音检验法
泛音检验法是弦乐器利用泛音列中泛音点的音高,来校验音准的一种方法。获得泛音的方法是左手浮点于有效弦长的二分之一、三分之一、四分之一、五分之一等处。泛音分“自然泛音”(以空弦音为有效弦长)和“人工泛音”(以准确的音位按音为有效弦长)两种。通常利用的泛音有二分之一的纯八度音、三分之一的纯五度音(超过一个八度的纯五度)以及它们的频倍音;五分之一的大三度及其它泛音多为纯律,因和十二平均律出入较大而不能作为检验的标准。
自然泛音与人工泛音结合使用即可检验十二律,这在琵琶之类乐器的排品和定弦方面体现得尤为充分。虽然三分之一处的纯五度泛音与十二平均律纯五度有+2音分的误差,但它作为弦乐器检验音律的参考值,仍然是一种比较方便可靠的方法。
6、试奏检验法
        定弦后分别用不同调式的音阶、琶音、和弦、分解和弦及旋律等方式进行试奏,听辨乐器的和谐性与统一性。
 
        四、演奏音准
        演奏时的音律准确度直接关系到陈述乐思的质量,也是衡量乐队水平高低的重要标志。然而,演奏音准又多是瞬间定位,难度较大,尤其是非固定音高乐器。这就需要做到:
      (一)时刻和应律乐器对照
        我们在演奏时,不仅要看乐谱、指挥和演员,而且要听自己的演奏、他人的演奏和演唱等。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来描述演奏是再恰当不过了。这种场合下要保障音准,就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善于从声音群中听到自己乐器的发音。不可“埋头苦干”,要时刻和应律乐器对照。在空弦没有走音的情况下,一根空弦就是一个标准音,空弦亦可成为把握音准的依据。密切注意发音的高低以及强奏、弱奏、推弓、拉弓、气息、唇口等方面对音准的影响,及时调整演奏技法,从而使整个乐队统一于以固定音高乐器为主导地位的演奏音准体系。
      (二)临时调弦要谨慎
        演奏中弦乐器跑弦以及温、湿度引起管乐器音高的变化是常有的事,但一般幅度较小。只需趁演奏间隙轻轻和应律乐器校对,判断准确后微调一下即可。但是,有的演奏员一感到音不对就马上调弦,结果往往是越调越不准,还不如不调;甚至有的乐队出现你也调、他也调,最后反而把应律乐器“撂”在一边的现象。殊不知,专门定弦时有的演奏员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把音调准,那么情急之中又如何能够把音调准呢?况且有时并非真正跑音。
        戏曲、歌曲的伴奏乐队,有时感到音不准不一定就是乐队的问题,它很可能是演员唱“凉了”。可以暂时不去管它,只管跟着固定音高乐器走,等演员找到“感觉”后乐队也就“正”过来了。一味跟着演员跑或盲目调弦,只会弄巧成拙。因此,临时调弦要谨慎行事。
      (三)揉弦幅度要适当
揉弦是弦乐器最富于表现力的演奏技巧之一。它是通过改变琴弦的长短或张力来实现的,其实质是在不断的改变音高频率。揉弦幅度过大时,即造成该乐器和其它乐器音律方面的差距,一定程度上会影响乐队的和谐性及明亮度。有的非固定乐器演奏员,其揉弦不是音乐的需要,而是为了找音,这是不可取的。揉弦应根据音乐需要进行,先立音后揉弦,幅度要适当。当然,具有地方特点的戏曲音乐和特殊要求的风格例外。
        由于古筝等相对固定音高乐器的揉弦只会使音律升高而不会降低,揉弦时应注意及时回到零点。否则,可能没有一个准音,或者说没有多少准的时候。
      (四)准确定位
        准确定位是提高乐队演奏音准的有效途径,特别是在演奏快速的音符时显得更为重要。准确定位要做到三快,即耳快、眼快和手快。
        耳快,就是要做到乐器一响就能听出音准不准、对不对。音准是一个点,误差应在一、二个音分之内;如果说音准为一个频带,那么带宽应尽可能的窄。做到这一点,训练时必须要仔细地听,认真地听,反复比较,努力提高分辨微小音差的能力。
        眼快,指在演奏中辅以视觉功能,并做到余光一扫即准确判断换把、运指等动作是否到位。必要时,有指板的非固定音高乐器(如三弦、坠胡、拉阮等)可如同古琴徽位那样事先定位。
        手快,是指在换把时的位移和管乐器的气息控制、唇口控制等方面有预见性。做到把握性大,到位率高,修正值小。这需要不断总结经验来提高定位能力。
       “三快”是相辅相成的关系,缺一不可,必须密切配合。
      (五)良好的作风
        有这样的情况:有的演奏员为了达到突出自己乐器的目的,非要把音调得高一点;有的明知乐器的音不准却听之任之得过且过;有的自以为“水平高超”、“音准好”,从不愿意听取他人意见;还有的定弦时敷衍了事,演奏中潦草马虎等等。这些不良作风不仅阻碍了自身水平的提高,而且严重影响着乐队的音准。
        乐队演奏是集体艺术,准确的音律是靠每一位演奏员的共同努力来完成的。作为演奏员除了有精湛的技术外,还必须有良好的作风。所谓良好的作风,就是一切从集体利益出发,从乐队音准的大局出发;勇于克服虚荣心和其它不良倾向;以高度的敬业精神努力提高把握音准的能力和音乐艺术修养,全身心地投入到演奏中去。
愿我们的民族乐队用准确的音律奏出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2015年11月27日

论民族乐队的音准

   略论民族乐队的音准 黄林潜 摘 要:文章从乐器产生音律的方式入手,对民族乐器进行了分类与研究,进而探讨了民族乐队的定弦音准和演奏音准,同时还为提高乐队的音准提供了必要的方法论。关键词:统一音律 定弦音准

添加时间:

Powered by CloudDream